我们为您提供高效的网站建设、网络推广服务
湖州百度推广、湖州网站建设专业的湖州网络公司
湖州百度公司,百度推广湖州总代理商
最新资讯:
成功的秘诀在于持之以恒,我们的服务也是如此 
信息技术
 
李佳琦粉丝图鉴:集中在三线城市以下 “翻车”
发布时间:2019-11-29  来源:  作者:木木

导语:11月13日,李佳琦为大闸蟹事件道歉的同一天,微博“李佳琦反黑组 ”成立,该账号发布的第一条内容,就是:所有女生,保护我方李佳琦。

在双十一前后这个多事之秋,粉丝对李佳琦前所未有地表现出了包容与支持。11月13日,李佳琦为大闸蟹事件道歉的同一天,微博“李佳琦反黑组 ”成立,该账号发布的第一条内容,就是:所有女生,保护我方李佳琦。

周一晚上接近零点,新建编号为180的李佳琦官方粉丝微信群里,群主依然在不断邀请新人进来。

这是李佳琦去日本出差的第六天,也是他罕见地连续六天没有直播。虽然这些“粉丝”来自全国各地,但他们都关心同一个问题:“佳琦什么时候复播?”

对于李佳琦来说,这个11月过得并不太平。他作为网红带货主播的职业生涯从未像这段时间一样如此备受质疑。先是在直播演示一款不粘锅过程中当场翻车,随后又被曝出更早前直播推荐的大闸蟹涉及虚假宣传。媒体们好像都在等待着这样一个时刻,一时间李佳琦作为网红带货主播的负面典型被无限放大。

令人略感意外的是,一系列事件过后,李佳琦的人气不降反增。

这也许来自李佳琦诚恳的态度和妥善的解决方式:针对不粘锅事件,他用冷锅、烫锅、新锅、旧锅,煎了几十个鸡蛋做实验,找粘锅的原因,重新拍了一条视频,并在微博致歉请大家监督;后来的大闸蟹事件,李佳琦工作室也在第一时间发文公布了调查情况,道歉的同时表示会对整件事“负责到底”。

老粉没有脱粉。致歉微博下面,绝大多数粉丝都对李佳琦表示了“心疼”。“李佳琦可是我们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男人!谁都不能欺负他。”一位粉丝留言。

甚至还有不少人路转粉。有人说道,“感觉这次(不粘锅翻车事件)反倒有点被佳琦圈粉,失误之后很认真地去找到自己的问题,而不是甩锅给别人,一方面是对自己之前选择的品牌有信心,另一方面也没有逃避而是直面错误。”

在双十一前后这个多事之秋,粉丝对李佳琦前所未有地表现出了包容与支持。11月13日,李佳琦为大闸蟹事件道歉的同一天,微博“李佳琦反黑组 ”成立,该账号发布的第一条内容,就是:所有女生,保护我方李佳琦。

“他卖的口红价格跟免税店差不多”

“所有女生”是经常会出现在李佳琦直播中的词汇之一,每当介绍新品或到了购买环节,李佳琦就会提高声调说出这四个字。它就像一条分割线,提醒人们剁手的时间到了。

绝大部分情况下,购买开启后的几秒之内,产品就会被抢购一空,因为是真的便宜。25岁的温曦不久前刚刚入手了李佳琦推荐的某品牌口红,这款口红一支正价99.9元,在李佳琦直播时购买只要一支79元,两支84.98元。“这是只有李佳琦直播间才有的价格。”她告诉PingWest品玩。

从今年年初入坑到现在,温曦已经是李佳琦直播间的常客。因为刚工作不久,她在化妆品上的预算并不充裕,因此常常会看李佳琦直播淘一些特价产品。

“他的口红价格跟免税店差不多,甚至还便宜几块钱。有时候买美妆护肤品还会送一堆小样。”温曦说。她从很早就听说,女生过了25岁就一定要护肤,对抗衰老,这个钱不能省,“反正早晚会买的东西就提前买了囤着呗,主要李佳琦卖得真是便宜。”

这种“李佳琦家东西便宜”的印象,也经由一次次事件,成为李佳琦个人声誉的一部分。今年双十一当天的直播中,李佳琦明确表达对放他了鸽子的百雀羚的不满:

“我要做就要做最低价,不做就不要参加双11。我一直在和他们老板扯,扯到现在。刚刚他们说答应我们来,后来又不来。这种没有信用的品牌方,没有必要和他们合作。他们给不出来就不要了。”

粉丝不仅没有表现出不理解,还有人用退货的方式来表达对李佳琦的支持。“他是真的在为粉丝考虑。”温曦对PingWest品玩说,关注李佳琦久了,她甚至也有点被他圈粉,“李佳琦不像一般的网红那样只是卖货,他推荐产品的时候,不好的他都会直接说不好、别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过有哪个主播在直播间说自己推销的产品不好的。”

每次直播,李佳琦都会亲自对每件产品进行测评,不管是美妆产品、零食、电器还是生活用品等等。温曦补充,“他的测评还是蛮良心的。看他卖口红,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买,后来看他涂就买了。”

更低的价格为李佳琦吸引到了更多消费者,负责敬业的工作态度又让他收获了很好的口碑,也有不少人就是专门冲着他的测评去的。

28岁的王丽颖就是其中之一。她是深圳某电商公司的一名市场主管,因为工作很忙,平时很少有时间看李佳琦动辄一场3小时的直播,加之她已经形成了自己较为固定的消费习惯,因此可以调节进度的直播回放成了她的选择。

对于年薪20万的王丽颖来说,价格已经不再是购买日常用品时会重点考虑的因素。“会看李佳琦的复播纯粹是因为他的口碑。”她告诉PingWest品玩,尽管李佳琦推荐的东西并不都适合她,但她依然会在闲暇时看看李佳琦又推荐了哪些好用的新品。对她来说,看李佳琦更是一种解压和放松。

“而且我也很欣赏李佳琦会赚钱。”王丽颖补充道。

“起码态度就很真诚”

2019年被认为是电商直播的爆发之年,直播带货成为了很多行业的标配。不久前,王丽颖所在的公司和国内一家大型视频平台合作,请后者的主播帮助推销产品,但效果不是很理想。“直播一晚上才收入4000块人民币,”她告诉PingWest品玩,“还有很多假流量,看着直播间很多人,一个商品都不买。”

她向同事吐槽,那个主播太不敬业了,稿子也不熟,全靠念。“可能他们也没那么大追求,只想赚点快钱吧,这些主播要是有李佳琦一半敬业就好了。”她说。

用更入时一点的话来说,王丽颖属于李佳琦的“事业粉”。因为自身工作的缘故,她也常常会用更理性的眼光来看待李佳琦,分析他的成功路径。她一路思考的结果是:“蛮喜欢和佩服他的。”

曾经有媒体报道过一个细节,头部网红的选品过程往往只有几分钟时间,李佳琦每天有超过10个商务排队等着他,提交到他面前的备选商品都被抽象成库存、原价、优惠价、佣金比例等几个固定指标,决定行或不行有时只需要1秒。

快速的工作节奏常常使一个主播没有充分的时间去了解和使用一款产品。

“我觉得李佳琦能做到让自己可信,其实已经超过了市面上80%的主播。”王丽颖向PingWest品玩分析道,高压的工作更加考验主播的专业性,“不说他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用过,或者说真的懂,直播期间能把词背下来,粉丝问的所有问题都能回答上来,并且处理得很得当,而不是推给别人,他能做到这些已经很厉害了。”

看李佳琦推荐口红并反复试色时,王丽颖有时候会觉得特别“心疼他”。因为需要反复涂抹口红,李佳琦嘴唇部分的皮肤变得很薄,曾经一度吃饭都觉得烫嘴。

也有网友分享自己的体会,“看他试口红涂得特别认真,比我自己涂都久。涂完还会点评适不适合黄皮啥的,卸的时候嘴都红了,还会用气垫按一下盖唇色。我看过的某宝直播、小红书、B站试色很多,有的随便涂一涂就挑几个试色,有的干脆就不上嘴只在手上画一画,李佳琦起码态度就很真诚。”

看李佳琦邀请明星一起直播时,王丽颖又时常觉得尴尬。“李佳琦流量比他们(明星)大多了。”她吐槽。明星在和网红直播卖货时,能表现自如的不多,虽然不久前,偶像明星赖冠霖在直播时的不错表现被调侃为“会让李佳琦遭遇事业危机”,但王丽颖觉得在带货的问题上,李佳琦比明星要强太多,“赖冠霖倒是可爱,但是连纸巾都没卖出去,粉丝购买力太差了!一个生活必需品都带不动。”

除了努力和敬业,关于李佳琦的“个人魅力”,被讨论最多的还有有颜值、情商高、三观正。在北京一家大型唱片公司担任PR的李莹莹也正是因此被李佳琦吸引,她还记得在之前的直播中,李佳琦曾让学生用户不要看直播、先去好好学习,呼吁大家理性消费不要去借贷,并且他还非常热心公益。

“看过李佳琦直播的人很难不被圈粉吧。”李莹莹对PingWest品玩说。

在豆瓣象组(注:一个名为“小象八卦”的专门讨论网红博主的豆瓣小组),李佳琦已经被自发的组员公认为“组宠”。在一个名为“李佳琦是不是买营销号了”的话题下,不少粉丝觉得,对于李佳琦来说,买不买营销根本不重要:

“营销肯定有,不过他直播给人的感觉也很舒服,就是让你花钱花的很开心。”

“我就是喜欢他,即使营销也喜欢!”

“会很想保护他”

因为李佳琦直播中高亢的说话语气,有很多不了解的人会觉得他“聒噪”。李莹莹也一度觉得直播和网红“很low”,但李佳琦改变了他的看法。

“因为他老上热搜,我就去看了一下,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她说,“原本以为他会很娘、很吵闹,但看过之后基本对他讨厌不起来,他直播的时候还意外地有点温柔,后来发现他性格脾气也都很好。”有时,粉丝还会跟李佳琦开玩笑,比如问李佳琦什么时候卖自己的宠物狗,什么时候出语音导航。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网红主播这一职业在中国一直有被污名化的倾向,它的从业者常常被认为素质低下、缺乏教养,有时还被和违法犯罪画上等号。

“李佳琦的最大购买力应该还是集中在三线城市以下,这些城市人口基数大,下沉辐射大,感觉一二线城市的人对他可能还是有偏见。”李莹莹对PingWest品玩说,她的老家就在东北的一座三线城市,“我一开始就是跟风,我老家同学都买,我姐都跟着买了腮红。”

尽管李佳琦已经让很多人改变了对网红主播的认知,但像李莹莹这样的人依旧是少数。今年5月,美妆品牌法国娇兰在微博发布了一段李佳琦进行口红试色的视频,被不少网友评论:

“要靠一个网红推了?low炸。”

“好好一个品牌,走这么low的路线,为买过宝石唇膏感到对不起自己。”

不久前,同样是法国娇兰,一段网传客服对话截图显示,法国娇兰客服在回应顾客关于李佳琦的问题时,出现了诸如“一个野生代言人”,“他直播间的产品本来就是我们店铺的礼遇”,“他会夸大其词”等等表述。

李莹莹有点为李佳琦感到委屈,她引用了一段网友的表述说,“我懂李佳琦的焦虑和不被认可的不安全感来自哪里了,他的工作圈子是国际大牌品牌商+明星,但他真实生活里并没有我们看的开箱视频那么光鲜亮丽。”

这种落差和区别对待一度也让李佳琦困扰。GQ的报道中描述过这样一个场景:今年4月,李佳琦和几位明星为一个美妆品牌站台,上海外滩的震旦大屏幕上,演员们的大幅单人硬照轮流播放,却惟独没有李佳琦。对此,李佳琦的反应是“非常介意”,“他们不认可一个网红可以去上震旦大屏……我凭什么不能上这个大屏?现场那么多粉丝为我来的,大家都期待看到李佳琦。”

李佳琦心里一直有一条网红和明星的界线,李莹莹也觉得,网红的工作是推销商品,并不像明星那样拥有自己的作品,这决定了网红和明星的本质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李佳琦和薇娅两个人一直都在争淘宝的最低价,因为网红的受众本质是逐利的。”她对PingWest品玩说,“我们应该先是买家,然后才是粉丝。”

网红的路该怎么走没人晓得,李佳琦成了走在最前面探路的人,偶有惶恐与不安。豆瓣象组最近讨论最多的一个话题是“李佳琦有一种破碎感”,有网友留言:

“我有点能体会到李佳琦的感受,像是在洪水中驾驶着一艘小船,他只能顺着水流的方向前进,也不知道前方会遇到什么。”

“李佳琦的粉丝说起来是他的粉丝,但黏度又没那么强,李佳琦稍有松懈可能这些粉丝就去别家了。整个团队和薇娅的团队比起来还是弱很多的,不像薇娅的团队都是她自己家人,几乎所有事无巨细的事都需要他本人去跟、去决定、去和品牌方磨。”

“他现在已经变成公司的一张标签了吧,所以即使想停下来、想要自由也做不到。”

很多时候越是这样,李莹莹就越有一种对李佳琦的“保护欲”。见多了明星的她并不觉得一个网红就比一个明星差到哪里,“他很亲切,也不像明星那么有距离。何况李佳琦比有的明星努力多了。”

尽管并不是一个喜欢追星的人,李莹莹有时会在社交平台上自称i琦(李佳琦粉丝的自称),不时也会转发一条李佳琦的微博配文2+7(即“爱佳琦”的谐音,李佳琦粉丝通用的一组符号)。李佳琦说过的一句话让她印象深刻,“明星跟我合作也是因为看到我的火和流量,不是要和我交朋友。如果我没有流量,别人不会跟我合作的。”她说,自己的留言至少让现实看起来没那么冰冷。

(文中温曦、王丽颖、李莹莹均为化名)



上一篇:微信好友上限数下调?腾讯公关总监:收智商税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州首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4小时客服电话:15372255988 电话:0572-2275333 传真:0572-2275399
湖州百度推广 湖州网站建设 地址:湖州市吴兴区榆树街26号新天地商务写字楼6层